青铜与中国古代文明的关系

所以我的这个观点可以推解为文明产生的冶金论,因为以前有人就提出过文明产生,特别是针对中国的情况,说是治水论,也说两河流域,也说古埃及,说是因为人要生产农业,要治水才能形成这个文明、形成政府组织,那么我发现这个治水论,至少我觉得在中原不是那么有证据。

你比方说造采矿的石器,某些遗址上一见就数以千计,一捡就捡半汽车,那个东西都是一点点凿出来,凿成一个压腰状的,然后你要冶炼的时候你还得烧木炭,砍伐森林,整个这一项下来就是说,在微观上讲,它要一个工厂内它要有一套管理制度,有各个工序的衔接,彼此配合,这个你要是管理不好你的成本就要上升,甚至你就炼不成,那个铜你就炼不出来。你比方说冶金你要鼓风,这个风你要鼓不好或者说是你间断了,那保准是炼不出来,这是在微观上它要强化、加强企业的管理。

再一个,就是这青铜它是怎样生产出来的,这有重大差别,青铜是两种东西全在一起成的合金,铜和锡,那么铜是比较多的这么一个矿产,只要有大山一般会有铜,你比如说离中原比较近的晋南,中条山,然后长江中下游,除湖北的大冶一直到南京,这是长江中下游铜铁成矿带,山东也有,沂蒙山和山东半岛上都的铜矿,西北地区那就不用说了,东北地区都有,但是锡矿比较缺少,尤其是中国的锡矿,要不是分布在非常南,云南、广西、广东、湖南,要不分布到比较北,那哪儿?今天的内蒙古赤峰北边的,大兴安岭的南路,那是长江以北巨大的锡矿带,多金属共生的矿带,要么就在东天山,所以中原现在锡产在哪?都是一个未解决的问题。

几个地区比较下来,只有中原这个体制最发达、最复杂、也是最严格,它的产品也是等级最高,然后在产品的分配上也是和财富、等级、王权结合在一起,那么这样一个东西它客观上就会导致背后的管理机制、管理体制它的强化、它的扩张。

人类的漫长的历史根据使用材料的种类划分成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后来又把石器时代分为旧石器和新石器两个时代,然后到了青铜时代基本上这个概念就和国家文明联系在一起了,这三个概念有一定的互相关联,大家了知道我们国家现在正在开展很大的一个自然科学和社科学结合起来的课题,叫做中华文明探源,现在进行第一期第二期,现在是第三期,目的是追求我们文明的起源和早期发展的面貌,这就涉及到一个概念就是文明的概念。

我们知道中国是有很多很多的青铜器的,但是我们北方的草原上,各个民族边疆地区也有青铜器,也使用青铜,所以青铜在什么样的使用状态下、怎么冶炼的青铜才对文明有具体的、更大的贡献?这需要仔细的考察,所以我们这些年来做的工作主要是围绕这一方面,不是我个人或者是咱们学者就让我们来看跟破烂差不多的那些炉渣什么感兴趣,我们更关心的这些东西的背后隐藏着人的活动和社会的活动、社会的组织。

那么我们现在又在中条山地区,很早就知道还有两高等级的遗址,一个是在黄河边上小浪底水库,在垣曲县有一个叫垣曲商城,另一个在中条山的西北,叫夏县叫东下冯这两个是大城,有城圈的,都是具体数我记不住了,大概上百万平米的大城,在这里边就出现了青铜器的铸造做法,就见到了青铜,锡料已经被引入了。

那在世界考古学、历史学上,文明有基本上经济通用的这么一个定义,第一要有城市的出现,然后有阶级的划分,社会等级的出现,一般得三级以上,然后有文字、有宗教,这些都是通认的,另外,有学者后来提出来必须得有一套青铜冶炼技术,那么现在看来世界上古老的文明,最古老的文明,两河流域,今天伊拉克那一带文明、尼罗河埃及的文明,今天在巴基斯坦那一带印度河的文明,甚至新大陆、美洲、印第安创造的那几个文明,最后印加文明,也都有一套青铜冶炼技术。

所以当时就直接记载国家的大事就两件事,在祀与戎,祀就是祭祀,包括祭祀祖先、祭祀神灵、巩固王权这些东西,说穿了都是庙里面、祭坛里面用的,当然也给各贵族用,比方贵族钟鸣鼎食,所以他吃饭的时候有音乐、鼎食,用大鼎和各种各样的青铜器,至于说一般的老百姓基本上还是使用的石器为主,生产工具,木器,个别老百姓的自己的一根小铜针、小铜刀就很不错了,所以这个青铜器在中原它是和身份、地位、等级、财富紧密相连的。

那么我们周边也有好多青铜文化,甚至中原进入铁器时代了它还停留在青铜时代,也有好多的青铜器,比方说在咱们西北地区,东北地区,它的一些青铜器就是做装饰品,往人身上自己招呼,比方说戴大耳环,戴一个不够,戴好几个,我们考古上在这个内蒙古敖汉旗有着名的遗址叫大甸子,这个遗址出了一个大概是王后一级的、女王一级的人,10个手指头戴11个大戒指,就说明她是往人的个人表达、个人表现这样装饰品这个方向发展,然后做一些小刀、小剑都不太长,最长的青铜剑大概也就这么长,青铜短剑一般这么长,然后常用的有一个持柄刀,所以他这个人出来是青铜很多,那所谓青铜战士我们挖出来之后,头上身上全挎着青铜泡,有好几十,甚至上百,但是它这个东西就没有升成到礼器,也看不出来它明显的社会等级,有些战士挎得多一点,有些少一点,男的也有,女的也有,所以它这个产品就没有划分社会等级、巩固王权、代表财富这么一个意思。

然后更高等级的遗址就过了黄河就到了夏商早期的那些怀疑是夏的王都,二里头遗址,然后旁边还有个偃师商城,再晚一点,郑州商城,王家的后院全是大青铜,就有一个大青铜器的作坊,里面就生产着高等级的青铜礼器,所以这样我们就看到中原是把冶炼和青铜器的铸造是分开的,锡和铜这两条链也是分开的,它分开代表着后边有一个管理、有一个制度,你能炼铜的地方,低等级的地方你是不可以造青铜,你要造青铜等于说你就是在造反,你越礼越制了,所以这个等级很清楚,所以这背后就有着一个强有力的控制在里头。

所以青铜器的分配、使用,不是说随便就可以使用的,你有钱,你就是一般的老百姓你不敢使用青铜器,或者成组的使用,说王要是去世了,他的殉葬,所以周王九鼎,诸侯可能是用七鼎,大夫用五鼎,王以下的士用三鼎什么的,反正级别越低你用的越少,你不可以越制,就是有九个鼎你也不敢用这个九个鼎否则的话你就等于说造反,那是杀头的罪,所以这叫礼,那么到了春秋以后,所谓礼崩乐坏,孔子念念不忘的说要恢复周礼,都是在这个;礼上做文章,青铜器在中原;在祀与戎,更大量的是做兵器,但是咱这兵器做的配方好、质量好,要和中原以外的比,也是在质量上绝对领先的,所以中原主要是做祭祀的礼器、容器,然后做些兵器,质量方方面面都很好,所以它是一个工厂化的、流水化的、艺术和技术高度结合这么一个产品,这是在中原的这么一个格局。

那么周边地区呢,西北地区就比较简单了,西北地区它是把矿挖出来,运出,也许是几十公里、上百公里,在黑水河也好、党河流域也好,河边找一个高台,比较适合人类居住,在那炼铜,铜炼完了炼到尾巴了,它就引入了一种含锡的、含铅的合金元素,直接造青铜,用石范为主的,用石头做的范,滑石为主的铸造小件青铜器,包括铜泡、铜锥子、小铜刀,所以它是把冶和铸没分开,冶炼就需要很高的工艺,铸造也需要更高的工艺,而且还有艺术性的东西在里头,所以这个工匠没有专业化的明显区别,炼铜的人也是那拨人,造小铜器的也是那拨人,所以它的结构就相对简单一些,这个结构我们现在做起来看,它大概两千年都没变,因为最早的遗址哄距今四千多年,最晚的遗址跟孔子一个年代,距今两千五六百年,还是那个格局,就是说大遗址先炼铜,炼完铜马上就在这个遗址上配青铜,然后就做一些小件的铜器,所以它这个体系就相对的落后。

这个青铜冶金它不是一般的物理的加工,你要琢磨玉器,咱们有很长的玉器使用历史,古人也非常推崇玉器,但是玉器它就没有青铜这么一个作用,玉器到山里也开矿,也用一套采矿的石锤子之类的,但是它运里自己的老家,主要是艺术家慢慢的加工,你想弄快了也弄不了,然后一个简单的物理切割。

青铜器本身作为礼器它所承载的不仅仅是物质的东西,还包括中原的体制、中原的意识形态,所以在夏商时期,中原中心这一套观点也好、认识也好得到了彻底的巩固,在夏商之前,中原是中心,但是山东也有中心,长江中下游也有,辽河地区,辽河上游也都有地区的中心,他们也都是向着文明的方向在不断地发展,但是最终这些中心都取消了,就留下一个大中心,我们中国的河洛地区,黄河和洛河那个地区,伊洛河一带,今天洛阳东边那一带,从此最早的中国就在那定鼎,然后影响中国两千多年,这关于青铜器,青铜用来做什么中原和周边地区有重大的区别。

刚开始普查的时候没有经验,找到是全是晚期的遗址,所以根据考古学遗址分布的一些规律,我们才知道,一定要在矿区周边要作详细的工作,到现在大概发现将近一百余处属于四千年或者比四千多,距今三千五百年这些遗址,在中原大概有十来处,在东北发现了两个文化的东西,早期晚期有二十多处,然后西北地区有十来处,剩下在关中地区在其他地区都有。那么为什么就在这三个地区在干活不在别处地区呢?比方说在长江中下游你自己都说了那是巨大的成矿带,长江中下游有数以百计的古矿业遗址,但是大部分集中在商代晚期以后,然后春秋战国到汉代是一个开采高峰,后来又到了唐宋是开采高峰,它那个地方可能有早期的东西,但是非常难查,另外它也没有更好的考古学的大背景,所以它工作还要以后做,另外还剩下一个地区,山东地区,我们正在安排。

第一点,这个青铜是拿来干嘛的?做什么?它是礼器,或者有人讲这容器,这个容器也属于礼器的系统,它是为宗教活动、政治活动和身份地位等级紧密结合起来的而用的,所以在咱们历史上留下了多少个名词,说皇帝最早采首山铜,然后铸鼎,鼎就代表了最高权力的象征,说大禹铸九鼎,大概是以向九州,天下分成九个州这个意思,有要夺王权的意思,就是说问鼎中原,说国家分开了,三国的时候要三足鼎立,都是这个意思,就是把这个鼎为代表的一系列青铜器,代表了等级、地位、权利、财富。

包括西北也是这个样,所有中国周边这些民族没有形成这样一套礼器制度,那这样相比之下,中原的铜器要是通过某种渠道,比方说贸易、赏赐、甚至战争的掠夺,到了咱们边疆地区极其被珍视,有些墓葬挖出来你一看明显的看出来他把中原的东西都隔了好几代了,差了好几百年了,他还一辈一辈传,带到自己的墓葬当中去。

那么你要造青铜的时候,你首先要开铜矿、开锡矿,那么这个铜矿品位现在讲你能够达到5%,那这工业上乐得不得了,现在每个矿区你下去探,它的矿外里面也就是是1-2%,然后你要想开这个矿石,开100斤矿石你得开出2000斤原矿石开,你要是100斤铜的话,然后用手捡,把它品位进一步提高,提高到40%-50%才可以进炉冶炼,以后冶炼过程当中又得造渣,在铸造的过程当中还得制范,整个这一套下来,它的成本是几百倍的升高,调动的人力、物力不是说十个人、八个人就行的。

那在东北呢,在辽西地区,辽西地区有两在青铜文化,距今四千年到三千五百年左右的叫夏家店下层文化,紧接着来的叫夏家店上层文化,这两个文化的族属和这个生业形态不太一致,那么现在我们探明白最清楚的是后来夏家店上层文化,它就一个巨大的共生矿资源,这个地点在今天内蒙古赤峰市林西县,叫大井古铜矿,这个古铜矿我算过,粗略的最保守的估计,它开出过四千吨青铜,因为这个矿它就是一个铜和锡的一个共生矿,这个矿拿过来之后你直接炼就会得到青铜。

在宏观上你地区和地区之间你还必须得有联系,从矿区到冶炼区,到铸造区这是挺长的一个链,这中间必定有一个政府的组织在背后来策划它、管理它,那这样一个因素就是导致你地区和地区之间你必须得交流了,否则你别炼青铜,原来老死不相往来的地区你必须得交流,住在这个地区的人,在考古学上讲,考古学文化你必须得互相交流了,这是推动文化融合的一个重要要素。

那么这个链现在我们知道最长的好几百公里,这是铜的这条链,锡的这条链我们还没找到,但是中原缺乏锡,锡的这个链可能更长,也许触角就伸到了更远的矿区,然后铜的来源可能不是一个,锡的来源也可能不是一个,几条链搅在一起形成一个大的网络,最终在王权的控制之下,所以是新的产业、新生产力要素促进社会的发展、促进组织机构的强化,这些东西得到一定的强化就是表现在王权的扩张、王权的强化、政府组织机构的强化,这是文明产生的重要要素。

图片 1

但是你炼好了,青铜的质量高,含锡量高一些,你要炼不好,青铜出来的少,都跑炉渣里面去了,就是这个锡都跑炉渣里面去了,青铜的质量也就差,所以它用这么一个共生矿,向着东南方向形成了十几个冶炼地点,每个冶炼地点都可以炼这个东西,炼出来数量很大,质量很差,造型很小,那些铜泡、铜刀,所以它更不会形成等级化,强有力的社会生产组织,它连那个矿源他都没有控制住,巨大的矿源好像是一个公共财产,谁想要,你是赶着牛、赶着马到那挖个矿石,回来在自己的冶炼厂里就炼,所以它这么一个体系之下,不可能对社会组织、对政权的管理体制产生多大的影响。

青铜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之一,它不仅仅是中国古代先民的智慧结晶,更是推动了中国社会的进步,促进了中国早期礼法的完善与传播,使中国古代文明得以保存至今,居功至伟。接下来,就随小编一起来看看青铜与中国古代文明的关系吧!

那么说了这个锡产在哪儿你都没解决,你怎么能谈中原的生产体系呢?是这样,锡这条链我没找到,但是我找到铜的那一条链了,而且铜那条链一点锡都没出现,所以我能推断铜这条链出现了一定有一条单独的锡链,所以我现在才敢这么说是一个初步的结论,但是这个结论不会轻易就能推翻的。为了探讨青铜冶金生产的过程和它的生产的体系,我们从1987年开始,就在三个主要地区,一个是中原地区,就是以中条山为中心的晋南地区,然后是以黑水河、党河、疏勒河为中心的河西地区,就是甘肃的河西走廊地区,再一个是以赤峰为中心的辽西地区开展普查工作。

那么这些遗址查完了,做咱们的冶金的常规检测,比方说他炼的是什么?是什么水平?那么三个地区显示出三个格局,中原地区,在中条山周边发现的遗址,清一色拿氧化矿石炼红铜的,炼出来东西就是纯铜,而且在本身的遗址上没见有进一步铸造成器的强有力的证据,只有个别遗址出现了很小的石范,可能是拿自己炼出来的铜直接做了个铜锥子什么的自己使用,那么它的铜都哪去了呢?

那么说起中国,现在有个基本事实,我们找到了早期铜器,除了个别的小件,基本上集中在四千或者是四千五之间,而且我们没有明显的一个使用红铜的阶段,也不能划分出非常明显的像西亚、东欧、东南欧有将的近一两千年的使用砷铜的阶段,我们几乎上来就是青铜,这也有一个可能,就是说我们最早的冶金技术有可能是通过丝绸之路也好,欧亚大陆也好,通过一些中间的环节传播过来的这么一个技术,但是我们从四千从年开始上来就走了一条比较独特的、先进的这条路,和世界上其他的或者是咱们周边的那些地区明显的不一样,主要表现出两点。

相关文章